????新笔趣阁www.bqge5.com,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

????,最快更新365bet帐号_365bet信号源_365bet官网比分之圣手邪医最新章节!

????他夫人更是心有不甘,要是我们和薛晨合作,该有多好,趁他们还没有签订合同,现在我们就开始想办法!

????在座的都是有着几千万资产的大老板,手里赚着那么多钱,要是身体很健康,该是多么完美的一件事。

????于是纷纷脸上堆满笑容,点头哈腰的向薛晨索要那脾胃运行丸。

????“还没有合作开发,不给。这是属于富临医馆和卢氏集团的共同秘密,不能给你们。”

????薛晨镇定截铁的一口回绝!

????人们伸出的手,好尴尬的举在那里,但是人们还不能对薛晨发作,因为人们都敬畏的大佬卢浩田在注视着大家。

????人们尴尬的苦笑着缩回手,嘴里只赞叹:“真神奇,卢老看样子以前的旧病都不见了哦。”

????卢浩田听了这话,哈哈大笑:“就是,我感到全身通畅,别提有多舒服了。”

????这些见识了脾胃运行丸神奇功效的大老板,回到自己所在的圈子,一阵感慨,老板们所说的话,人们一般都很看重。

????很快大佬卢浩田吃了这神药,出现了神奇状态,暗地里在贵圈传开,人们都想要拥有这样一颗丹药。药物还没与开发,就已经传得神乎其神。

????薛晨和卢氏合作合同已经签完,就等公司流水线安装完毕,开始大规模的生产。

????薛晨利用这一闲暇时间,回到他儿时的乡村。

????记忆中,他小时候身体很瘦弱,现在感觉小时候的自己,就仿佛是非洲难民,骨瘦如材的程度,就连条条肋骨都能看得清,摸得到。

????就是基于这样的原因,他爸妈很怕他死去,寻思着找到高手,帮他增强体质,健康活波的成长。

????听闻远处大山里有一神奇的修行大能,知古博今,是一隐匿在深山中的智者,薛父薛母就背着薛晨,把他送到智者身边,让他调|教。

????现在自己这个样子回到老家来,是成功人士的形象,还是失败的人落魄回乡?

????薛晨不知道人们将要怎样评论自己,但是一踏上家乡的土地,薛晨顿时被记忆中的温馨感吞没了。

????家门口的大道上的竹林,都还挺拔,树上的叶子还很翠绿,一切似乎都没有变。

????当他推开家里虚掩的门,一股霉味朝他扑来。他想到应该给父母盖一套新房子,或者在城里买一套商品房,现在他有钱,他有这个能力。

????老爸可能还在地里劳作,没有回来,那么她妈妈干什么去了?怎么也没有在家那?

????他摸索着找到灯线,点亮了电灯。

????他想起当年父亲把他送到师父那里时说的话:“医术不精,根基不稳,不要见我。”

????他现在在父亲眼里算得上医术精湛了吗?他都和江城最知名的大佬合作了,算不算根基扎得稳了?

????本来他想给地里种田的父亲做一顿晚饭,就摸摸索索的到处找寻粮食在哪里。

????这时猛然听到一声大喝:“小偷,来我家偷东西,我不打死你!”

????一个人举着大锄头劈头就朝薛晨砍来。

????薛晨不敢太用力抓住那锄把子,怕闪了父亲的老腰,他慢慢地把锄头放下来,那人楞了一下。

????薛晨抱住了他:“爸爸!”

????薛晨感觉一行热泪滴落在自己的脑袋上。

????爷俩看着对面的亲人,好一顿感慨,毕竟过了十多年的岁月,薛晨看见父亲两鬓花白,面容也苍老许多,他在心里发誓,以后再也不能让父亲受苦。

????“你妈妈在城里打工,一会就下班回来了。”

????薛晨听闻,赶紧让爸爸告诉他柴火在哪里,他想点燃炉灶,给妈妈做好一锅热气腾腾的米饭。

????忙活了好一阵,米饭终于冒出了香味。

????“老头子,今天怎么做上饭了,太阳打西边出来了。”一个温和的声音响起来,薛晨多么熟悉这声音,无论儿时的记忆有多远,那温暖的哄他入睡的声音,他都会记得。

????“妈,是我。”

????“晨儿,”厨房门口的中年妇女惊呆了,进而上前仔细着打量自己的儿子。

????“儿子长高了,身体也壮了。”薛晨站在那里,享受着妈妈温暖的手,拍打他的面颊,捶着薛晨的后背,慈爱的说着话。

????“哎呀,老头子,你到现在也不会使用手机吗?给我打个电话,咱们给儿子做上一顿家乡的土鸡炖蘑菇,好好看着儿子吃个够。”

????妈妈说完,就出去,到集市上,给薛晨寻摸土鸡去了。

????可是回来的时候,就不知妈妈一个人了,原来,农村就这么大的几十户人家,从东头到西头。

????薛晨妈妈拎个不断打鸣的大公鸡,当然是稀奇事,没有什么特殊的事情,那么节俭的女人怎么会花几十人民币买个肉墩墩的大公鸡。

????薛晨的叔叔婶婶听闻嫂子买个大公鸡回家,家里肯定有了不同寻常的事情。

????急忙跟在她的身后,来到薛晨父母家。紧接着大姑二姑三姑也来了。

????薛晨的叔叔薛建来到薛父家里,看一眼坐在哪里的薛晨,面不惊人,一眼望过去,还是一副瘦弱的样子。

????婶婶程凤兰也对薛晨妈妈说道:“桂枝,你这儿子也没有多大的变化,该那样还是那样。”言外之意,是一点出息都没有。

????叔叔婶婶俩口子对视一眼,看来这儿子没有多大能耐,不用顾虑他。

????他们内心里想好的计划,就要实施。

????大姑二姑也上下打量薛晨一番,感觉薛晨真是,穿的都没有农村有钱人鲜靓。

????只有三姑说道:“回来就很好,能和爸爸妈妈在一起,一家人团团圆圆的,比啥都强。”三姑的小闺女金花还过来拉住薛晨的大手:“哥哥,你给我讲讲大山里都有啥呗。”

????金花的黑眼眸闪着亮光,歪着头,瞧着薛辰说道,婶婶程凤兰给薛晨三姑递眼色:“薛晨刚刚从外面回来,连洗漱都没来得及,还不把你家金花拽过来?”

????言外之意是说薛晨全身都是土,脏兮兮的,埋汰的很,金花可别被他熏着。

????三姑笑呵呵,没有理她的茬,“薛晨刚刚到大山里拜师学艺,我那时还在上学,时间过得多快啊,一晃我都结婚,有了金花。”

????看来,只有三姑心里还记得薛晨是她的亲侄子,把自己的孩子金花和薛晨并列说道。

????程凤兰斜了一眼三姑,眼里全是埋怨之色,那意思仿佛是说:“一个啥啥都不是的穷小子,你搭理他干嘛?”

????厨房里妈妈做的蘑菇炖小鸡已经冒出香味,叔叔薛建抽了抽鼻子:“嫂子做的真香。”,程凤兰白了他一眼:“就知道吃,一点脑子也没有。”

????金花问薛晨:“要脑子干嘛?”

????薛晨说道:“有的人是为了学知识,有的人是为了算计别人。”

????听薛晨这么一说,叔叔薛建和婶婶程凤兰惊异的对视一眼,好似说:他怎么知道......”

????菜端上了桌子,妈妈给每一个人都盛了一大碗饭,薛建,程凤兰坐到桌子前,也不管薛母在厨房,还没有来得及上桌,端起碗来就开始吃起来。

????他们感觉薛父薛母一向懦弱,老实,就知道低头干活,对这样的人,还尊重个什么。

????再说他们还有一些债务上的往来,薛父薛母现在还欠着他们的债。

????薛母坐上来后,薛父和薛晨才开始拿起筷子吃饭。

????这时,薛建和程凤兰已经吃了个半饱。

????“大哥,当初你送薛晨上大山里修炼,可是借了我260块钱的,谁说你把地抵押给了我可是那钱还有利息那?”

????薛父说道:“你不是一直拿我那块地挣钱,转租给外人了吗?”

????“咳咳,那能挣多少钱?”薛建卡巴了一下眼睛,瞅了他老婆一眼,程凤兰给了她一个鼓励的眼神。

????“我说,大哥,你把那块地卖给我行吗?”

????薛父薛母相互看了一下对方,薛晨看见父母都很为难的样子。

????薛晨马上打开手机,搜索了一下,当下一亩土地租出去的行情。

????他惊讶的发现,一亩地出租的价钱一年是600块,足足比当初薛父借叔叔的钱多出二倍,这还是一年的钱,要是算算这十多年的钱,叔叔总共捞取的好处得多少钱?

????怪只怪父母太看重亲情,叔叔不提出把土地还回来,他们就不好意思要。也是太孤陋寡闻,田地现在已经很值钱了,他们也不知道,一心只知道埋头干活,早就不知世界早已发生了巨大的变化。捞取

????现在,叔叔又要提出买他们家的地,薛晨到要好好问问,这农村又要发生什么变化了。叔叔眼里早已没有亲情了,他眼里有的只是捞取更多的好处,无论是捞取外人的,还是自己亲哥哥家的。

????薛晨默默地吃着饭,薛建一看薛父久不回答,心里也发虚,也觉得这么坑大哥,实在有些良心过不去。

????默默的点了一支烟,朝程凤兰投去埋怨,又有些懊悔的眼色。

????这农村的烟很冲,抽惯的人不觉得有什么事,可是家里从不抽烟的三姑一家实在就受不住,金花不断的咳嗽起来。

????金花闻不了很冲的烟味,剧烈的咳嗽起来,越是咳嗽,停顿下来后,越要大口的喘气。

????大口的喘了那浓烈的烟气,咳嗽起来就越发的剧烈,恶性循环之下,嗓子粘膜充血,肿|胀起来。

????眼看金花小脸越来越涨得通红,再不出手,可能就出现危险,但是这农村离城市很远,最近的医院也在镇里。上镇里求医,怕是不赶趟。

????薛晨三姑又着急又无助,只顾着薅金花的嗓子,但这也解决不了金花嗓子内充血肿痛的问题。

????薛晨一眼看见妈妈做的凉菜里有海带,他就地取材,把海带重新烫了,捞到碗里,拌上白糖端到三姑面前: